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Natacha坐在自己家客廳裡工作。身後二手的明信片販賣架上,滿滿都是與男友兩人十幾年各地旅行自己寄回家的回憶明信片。

Natacha在Montpellier市政府的文化暨歷史遺產處(La direction de la culture et du patrimoine)工作,負責市內許多展覽的規劃與執行。有次Natacha邀請Geraldine去她家裡吃飯,那頓晚餐不止讓她品嘗到美味的法國家常菜,更讓她對法國人裝飾空間、展現自己的生活美學的功力歎為觀止。

(以下G代表Geraldine,N代表Natacha)

G:目前你的工作內容是?

N:

我目前工作上主要負責Montpellier市政府底下兩個展覽空間--舉辦攝影展覽的Pavillon Populaire以及多半舉辦繪畫展覽的Espace Dominique Bagouet。

我的上司是這兩個地方的藝術總監,通常我們一起決定年度的展覽方向、參展藝術家,而在這之後我會與藝術家溝通、決定參展作品、展場佈置、同期講座活動等。

之後是展覽的執行,其實這部分工作很繁瑣,包括展品清點、試掛、正式佈展、甚至文宣品的設計與印刷。

一個展覽從無到有的每一個部分都需要很多的構思,必須最好的呈現藝術家的作品和生涯。以我們的角度,我們希望能夠提供多面向的展覽,包括展出並不是那麼出名的藝術家、或者不那麼熱門的主題。

通常我們到路上隨機訪問大家想在美術館看到什麼,大家總是會說出那些最有名的藝術家,像是每個人都想看畢卡索,但這正是我們想要避免的,我們站在一個帶有教育性的角度,希望能提供更多元的藝術視野給Montpellier的市民。


Natacha坐在自己家的陽台上接受訪問。他們家陽台空間不大,高高低低的放了許多植物盆栽,綠意盎然。陽台上一張大理石小桌與兩張古董絨面座椅都是老東西,不顯陳舊反而給整個空間一種穩重的感覺。| Geraldine提供

G:在規劃展覽時,如何讓一場展覽對大眾來說是有趣的?怎麼在專業人士和大眾之間找到一個品味的平衡?

N:

啊這個就是規劃展覽最大的挑戰了,這也是當代藝術面臨最大的挑戰。

每一次展覽的觀眾中都有一群所謂藝術圈內人,我們就以典型的那些來想像就好,他們是專業的藝術觀看者,然後也有一般大眾,絕大多數其實在當代藝術面前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我們的工作是提供最完整的展覽資訊,比如說每年有一個展覽主題,今年是記錄攝影(documentary photography),大家知道主題之後會比較容易理解展覽內容,我們也在社群媒體上發佈展覽說明,在展場裡面安排專業的人員,在觀眾踏入展場的同時各種資訊都是能夠被取得的,讓他們從不同的角度,譬如說形狀顏色、歷史背景等等去觀看,以更貼近展覽中的作品。尤其是這兩個展覽空間都是免費入場,讓大家不覺得觀看藝術是有壓力的。

G:你在工作中接觸到的藝術家與作品對你的生活美感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N:

我沒有辦法很精準的說出到底是哪一個部分被什麼影響了,但是我一直是個很喜歡收集東西的人,我在生活中收集很多物品,而其實我的工作也正是觀看、選擇、呈現眾多的藝術品,我覺得這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其實簡而言之是我有一種想要了解事物的好奇心,而且我一直很喜歡創造屬於自己的一個宇宙,我沒有辦法住在只有三樣裝飾品的空白房子裡,我喜歡留下生活的痕跡作為自己存在的見證--這其實也是一種創作,只是範圍被限制在我自己家裡頭,我並不需要有觀眾,但是記錄自己的足跡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

G:你可以為我們介紹一下你家裡的收藏與擺設嗎?他們怎麼來的?

N:

我有很多龍蝦、很多鹿的收藏品…其實我一開始完全不覺得我在收藏,我只是很喜歡大自然與動物,例如說龍蝦是一種對伴侶很忠誠的動物,我覺得很驚奇,而它的外形也很讓我喜歡,當我有了第一樣龍蝦擺設時,我完全不覺得我在收藏,但是當我開始買第二件、第三件..然後人們開始知道我喜歡龍蝦,在送我禮物時也會送龍蝦圖案的東西,我就漸漸有了藏品。

其他的物品像鹿或者插畫也都是這樣。有一次我爸媽來我家坐,我爸爸看到我有很多聖母瑪麗亞的教堂蠟燭感到很驚奇,他說他從來不知道我這麼喜歡宗教物品,我說這對我來說一點都沒有宗教意涵,我只是有習慣在旅行的時候帶一點小紀念品,而聖母蠟燭是歐洲每個城市鄉鎮的教堂裡都有、同時又美地獨一無二的東西,我收集這些與宗教無關,它們比較能令我想起曾到訪過的美麗教堂建築,而冬天我也會點燃他們讓室內有溫暖明亮的氣氛。

另外有一些東西像是「吃生蠔吧!」的牌子、蔬果店的標價牌等等,則是我被它們的外型所吸引,當他們被從原本的環境中被拿出來放進另一個完全不相干的空間中,就得到了一種轉化的美感。


Natacha的臥室配色柔和不失活力,充滿了龍蝦。其實她不是酷愛龍蝦的第一人:在藝術史上達利(Salvador Dali)的龍蝦電話以及對其致敬的時尚大師Schiaparelli的龍蝦洋裝亦是經典。| Geraldine提供

G:對你而言一般法國大眾是怎麼把藝術與生活聯結起來的?

N:

當我們說到藝術,其實背後有歷史、有文化、以及各種現在還看得到的歷史遺產。在法國,當你今天早上出門去上班時,很可能就經過一棟有歷史的建築,即便人們不一定對這棟建築有特別的認識,就像你家門口的中古世紀小教堂,你不覺得它很特別,但是天天經過天天看。

藝術無所不在,呈現美感這件事也是我的工作上所面對的事情,我們怎麼讓人們意識到它、進而去體會美這件事情。

Natacha家的廚房,以木頭和白色陶瓷為主調,冰箱上貼滿了她與家人的合照以及生活中蒐集的有趣紙卡,整體配色溫暖宜人,連桌上隨意擺放的水果顏色看起來都是那麼恰到好處。我問她:「你記不記得『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那本小說中,維梅爾為什麼看上女主角去他的畫室打工?就是因為他看到那個女孩在廚房裡怎麼把顏色不同的蔬果擺得恰好。」Natacha說:「對,沒錯,就是那個moment,我在擺放東西的時候就是會自然而然的注意顏色,是一件再直覺不過的事情。」| Geraldine提供

G:這讓我想起我十八歲第一次到巴黎旅行,在巴黎待了一個禮拜之後,有一天在路上我突然想,如果在這個城市裡成長,將有多高的文化濃度啊,三步一棟美麗的教堂、五步一個展覽,還有數不盡的戲劇、電影、音樂…

N:

對,沒錯,在法國真的是這樣,尤其是在大城市裡面,比如說里昂也有相同的氛圍。但是這並不只限於城市或者美術館。

在鄉村裡頭,即使你經過一家古董店,那裡面一定有畫、有一些有趣的物品,其中包含了非常多不同的工藝。

在法國我們很推崇手工與工法,藝術無所不在,即使你去肉鋪裡頭買肉,看到一塊切得平整美麗、用油脂與香草包好的牛肉烤肉塊,這裡頭有法國農業、飲食、文化的傳統,我覺得這就是生活的藝術

當然也有人在生活中無瑕欣賞這份美,我覺得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但是在法國基本上文化與藝術是非常被支持的一塊領域,在電視節目、電台、書籍、當然還有美術館我們都能夠輕鬆接觸到藝術。


那隻狐狸是她祖父自己做的標本,被Natacha戴上了某一位訪客遺忘在他們家的眼鏡,狐狸身旁是她去歐洲各地旅遊帶回來的聖母蠟燭,旁邊有一盞陶瓷聖母像檯燈,站在他們自己用鄉下老家鄰居贈送的蘋果箱DIY釘成的書櫃上。書櫃裡滿滿的都是Natacha工作相關的藝術書籍與畫冊。| Geraldine提供

G:甚至在美術館之外…

N:

是的,我們有越來越多的公共藝術,而法國也的確有這樣的文化氛圍,大家只要願意花點心思,便能夠在日常生活中體驗美。

----------

當天我們坐在她家充滿綠意的陽台上聊天,Natacha用她收集的馬克杯泡茶給我喝。她一邊講一邊愉快的笑著,最後告訴我,其實跟我談這些問題對她而言也是一種對自己職業生涯和日常生活的回顧,她再次確認了自己對文化藝術的熱情,同時也很高興能夠把這份熱情分享給更多的人。


文/Geraldine Lee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12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