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荷事生非

地下菸灰缸

回台灣的時候,有一次和剛去淨灘完的朋友聊台灣的海洋汙染,談到排水溝裡的滿滿菸屁股是海洋廢棄物的前幾名。在旁一位抽菸的朋友也坦承,在街上找公共垃圾桶已經可列入城市的大地遊戲關卡,要手躡著一小根菸屁股,臭臭的走三里路找到能熄菸蒂、丟菸屁股的公共設施,好難。所以,隨處可見的排水溝,手一鬆、腳也不用去踩熄,菸蒂也就有地方去了。

「荷蘭呢?」他們轉身問我。

荷蘭抽菸的人真的不少,在一包煙幾乎要價300塊台幣的荷蘭,路上放眼望去哈菸人士到處都是。有次我走過商業區的辦公大樓外,遇見一群剛抽完菸的西裝筆挺上班族,我帶著看好戲的心態在旁等著。結果,荷蘭人很有默契地把菸屁股一股腦兒地往地上丟,臉上沒有一絲害臊之意。走近一看,煙蒂全都進了水溝蓋,心裡正想著果然人類都是這麼一回事之時,發現事有蹊翹,水溝蓋裡沒水,菸蒂倒是快滿出來了。

 

 @看到裡頭的眾多菸屁股,就知道地下菸灰缸的設計相當有成效。(©Cindy Liao攝影)

 

後來才明白,那是個地下菸灰缸,想必滿坑滿谷荷蘭癮君子的「順手一丟」必定苦煞了荷蘭政府,既然道德勸說沒什麼用處,不如乾脆「順勢而為」,在地下挖個洞給你丟,也能把所有廢棄菸蒂集中處理。後來,在路上或是大樓的出入口旁也經常碰見這些地下菸灰缸,當然,這一點也不代表荷蘭路邊就看不見隨地散亂的菸蒂,如果地下沒洞,照樣地還是手一鬆、腳一扭。

拜託尿在這!
對我而言,地下菸灰缸如此奇妙的公共設施的設計道出了荷蘭社會的一大特色:創新的很務實,對於人性習慣看得透徹,所以能取之而設計出加以規範的設備或制度。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公共撇尿這件事。荷蘭男性是出了名的喜歡在室外尿尿,在酒吧旁的巷子口、公園的樹叢裡、或是站在船邊對著運河,感覺來了就任意解放。此「有性別差異的民族特性」實在不知從何而來,也許和荷蘭人愛喝啤酒多少有些相關,但私下猜想更有可能的,還是因為在荷蘭上個廁所隨便都得花費20塊台幣這檔事吧。

 

@荷蘭城市內隨處可見的公共尿台

 

有次在路上瞧見了一幅巨大的罰款板,上頭寫著在公共地區抽食大麻的罰款是70歐元起(約為台幣2800元),而下一條則是公共撒尿罰款100歐元(約為台幣4000元)。可想見,對於這隨處解放的可怕習慣荷蘭政府是頭痛不已,再度發揮「順勢而為」的創新務實思維,設計了男性公共小便台。連遮蔽也免了的四個洞塑膠製品,通常在離酒吧不遠的廣場隨處可見,若是碰到城市慶典更是街角巷口各點至放一尊。每次看見這些公共小便桶,彷彿都能聽見苦苦哀求之音說著:「如果真要省錢或忍不住找不到廁所,那就拜託尿在這吧。」至於如果你是女性,那就只好自求多福了。

 

 

@教會旁的廣場有著較高級,按照時間表升降的公共尿台 © Olivia Dung攝影

 

摸蛤仔兼洗褲

除了這些「順勢而為」解決公共問題的奇妙創新設計之外,在荷蘭也經常看到「一箭雙鵰」的公共設計。例如,國際有名荷蘭史基浦機場內設置了「踩單車充電裝置」,單車設計的座椅前方有著可以擺放筆記型電腦的桌面,既然每次搭飛機都是一場身體血液循環的大考驗,不如讓旅客踩踩腳踏車,一邊伸展放鬆、打發時間外,順便讓手機、平板、電腦充電,何樂而不為。

 

此外,開車經過高速公路時,也經常會看見一些奇妙的畫面,例如公路兩側的草地上有滿坑滿谷的羊群在吃草。道理是,既然草長長了要修,羊群餓了要吃草,那不如讓附近的羊群排班輪流來吃公路旁的草,一舉兩得的事,Why not?這一類Practical creativity的事情,在荷蘭居住得這段日子中每每碰見了,總有種「這樣也可以!」的會心一笑。當然,荷蘭人在公共設施上的構想與設計,並非處處都是如此玩妙,但的確也讓人看見一種務實卻能創新的可能性。

 

收錄於英語島 2015年1月號
訂閱雜誌

專欄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