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City Guide:文化就是我的英文老師

“As a teacher, I’m afraid to find mistakes. As a native speakers, I don’t see or hear those mistakes. I just hear what you mean. You don’t have to be perfect.” —一位(路過的)英文老師

1. 在杜拜學英文,整條街都是你的英文老師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有80%外來人口,很多來自菲律賓、印度或其他非中東地區的移工,而這些外來人口當中,60%的人並不會說阿拉伯文,因此,在這裡要出外娛樂、消費或吃飯,都需要使用英文來做溝通,可以說英文就是他們生活的習慣日常。

英語島(簡稱EI)採訪在杜拜長居7年的楊皓文(簡稱楊)。

EI:在杜拜工作用到英文的情況如何?

楊:職場方面...這裡多數的當地人都想進到UAE的私人國企工作(編按:阿聯酋相關企業),加上這些企業廣納各國員工,所以大部分都會使用英文做職場溝通。除了職場,學生的話,杜拜當地設立很多國外大學,入學考規定要考英文,當地的高中英文課時數一周有至少5-7小時。

EI:杜拜當地有補習英文的風氣嗎?

楊:其實杜拜不太盛行補英文,阿拉伯文補習班還比英文補習班多。這裡有少數的英文家教或補習班,但也都是提供給想去英美留學的阿拉伯人,以考試取向為目的開設。

EI:既然補習風氣不盛,當地人都是怎麼學英文?

楊:這裡習慣用網路資源學習英文,如Netflix影集、最新英美流行音樂或電影等。另外,平常路上隨便都可以碰上外國人,當遇到英文母語人士,主動攀談對於英文學習的助益就頗大。反之,碰上的是非英文母語的外國人,即便對方英文不好、口音很重,雙方也還是會用英文單字慢慢讓對話能持續下去。久而久之,整條街上都可能是你的「英文老師」,可以一邊練習英文口說以及聽懂不同國家口音,英文自然會慢慢變得熟練流暢。

EI:聽杜拜人講英文要注意什麼?

當地阿拉伯人習慣混用一些阿文單字在英文句子,像是在英文句子與句子間,放入「Yani / Yaani」,意思為「我的意思是」、「這樣的」、「I mean…」。另外一個常見的當地英文,就是在職場上,很常聽到當地人說「What to do」,來表達「怎麼辦」、「怎麼處理」,很煩不知道怎麼解決問題的語氣。

EI:你最近到沙烏地阿拉伯工作,那邊的學英文風氣如何?跟杜拜有什麼不一樣?

楊:可能是受到宗教影響,沙國人對外來的語言接受度不高,對比杜拜,沙烏地阿拉伯當地人的工作目標,都是考進公家機關做公務員,而一般公部門體系不太注重英文,也沒有使用英文公文的需求,因此大部分工作都仍然使用阿拉伯語,學英文必要性不大,當地人也不太習慣說英文。

學校體系,沙國鮮少設有國外大學,一般僅限少數專業科目才比較容易使用英文,如醫學、工程等科系。高中雖然有安排英文課,但由於大學入學考科沒有英文,間接讓大部分的高中生較不注重英文學習。

此外,在沙國長期居留的外國移工人數不多,日常生活中,面對英文的使用頻率也就大大降低,幾本上日常語言還是以阿拉伯文為主。

2. 在倫敦學英文,學的是文化

很多人非常用力地學英文,一次背一系列單字片語、聽上百個或上千個ted演講,的確在剛開始成長飛快,可是卻在某刻突然卡關,好像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提升...。這個時候,書本裡的英文已經不夠,你需要一個實用的情境。英語島的倫敦特約作者怡潔多年前移居英國,在他看來,每個人學英文都需要補上最後一課:文化。

(EI:英語島 / 陳:陳怡潔)

EI:你的小孩在倫敦上公立小學,請問當地老師是怎麼教小小孩英文的?

陳:上小學以後,學校用的是自然發音拼讀(Phonics)。他們採用Ruth Miskin的Read Write Inc.教學法,跟我所學的完全不一樣。我那個年代,學英文就是從A開始,把26個字母學完,再學音標,然後開始背單字;學文法,也是一板一眼地學,既困難又毫無樂趣可言。

他們26個字母不但是跳著學,還只先學每個字母的「發音」,比如A的發音是「阿」,B發「ㄅ」的音,C則近輕聲的「ㄎ」。學發音的同時,老師會用簡單的CVC words教導小孩怎麼運用他們學的發音,把簡單的字念出來。所謂的CVC指的是Consonant, Vowel, Consonant,也就是由「子音--母音--子音」組成的字,例如dog、 cat、hot、mat、zip等等。

EI:這樣聽起來,跟我們小時候學ㄅㄆㄇ有點像吧?

陳:其實更簡單,因為不用再另外學國字。這個階段只要先學會把三個字的發音分別唸出來,再把三個音連結在一起,比如Dog變成ㄉ--ㄡ--哥,Hot是ㄏ--阿--特,這樣就會認字了。

老師會從這些基本的字教起,再逐步加深擴展發音的規則,讓小孩能夠運用在更長的字裡。除了一些很基本但無法用發音法的字(又叫做Red words,比如I、the、my、of)會要求小孩一開始就要認得,其他字都是循序漸進,慢慢記起來的。

這個過程中,老師也會鼓勵學生多多閱讀接觸更多字彙,也練習看到生字念得出來,知道字義,也就容易記住這個字的拼法。

這樣的學習方式比硬背自然,也能舉一反三,靈活運用,通常過了學Phonics的階段,開始學Literacy (讀寫)的時候,認字就更熟練,念字也不會念得坑坑巴巴了。

EI:你在英國待這麼多年,覺得跟母語人士溝通最難的地方在哪裡?

陳:其實最大的問題不是聽不懂英文單字,而是在於對文化的了解不夠。我們有時候沒辦法意會某些字背後的文化意義,而導致溝通沒辦法持續。文化認知的缺乏,其實是大於語言能力不足的問題。

文化認知包含了解當地的特殊用法及文化語境,特殊用法像是手機英式說法為mobile而非美式cell phone、外帶的英式用法為take away而非美式的to go。文化語境上,像是「fair enough」這句看似簡單的話,初次聽到可能會照字面解讀為「很公平」,但是其實是「我理解你的情況 」的意思,它可以做單一的回答句,也可在其後加上個人(正反面的)意見。這些都是在學習英文到達一個階段後,很可能會遇到的英文理解瓶頸。

EI:你會推薦用什麼方式加強「文化認知」?

陳:想要改善文化認知不足的問題,可以增加英文的「接觸量」,多接觸英美流行文化,藉由看英文影集、報紙、YouTube等跟上國外趨勢,過程中最重要的不是學單字,而是讓這些資源成為「文化老師」,讓你熟悉英文環境中常出現的字句與對話,還有習慣英國人的拘謹與(冷)幽默。

怡潔推薦,想經由看影集學英語,可以看這幾齣近年在英國廣受歡迎的影集:

Game of the Thrones《冰與火之歌》
Downton Abbey《唐頓莊園》
Killing Eve《追殺伊芙 / 追殺夏娃》
Doctor Foster《佛斯特醫生》
Call the Midwife《呼叫助產士》
Bodyguard《內政保鑣》
Line of Duty《反腐先鋒》
Fleabag《倫敦生活》


採訪、撰寫/劉芝君
編輯/Leslie C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6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