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goodbye, Kellogg!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寧靜的Evanston湧入了大量人潮。高級轎車塞滿了聯外幹道,西裝筆挺的人們出現在陽光下的草皮。這一天是西北大學MBA的畢業日,除了傍晚的畢業典禮,還有一場重頭戲:MBA的最後一堂課。這堂課由學生票選今年最佳老師David Besanko教授主講,畢業生家屬可以參與旁聽,了解過去兩年學校給予的教育。上課地點是可以容納800人的大講堂,而畢業前一周,學生們就收到老師寄來的syllabus、講義、cases。所有要上課的人都要先念過-是的,不論你是學生還是家屬。想也知道,像我老爸這類的中年大叔,開心兒子畢業都來不及了,哪來的鬼時間念一堆cases?所以這堂課就在教授精心安排的陷阱中巧妙地開始了。

#好強MBA學生的好強父母
一般的畢業典禮總是這樣的:邀請一位成功又有錢的校友來告訴畢業生不要怕失敗。講白一點就是:只要你好好努力,有一天也可以跟叔叔一樣厲害。然而這堂課完全反其道而行,講的是「商業世界中的共同失敗」。Besanko教授是管理經濟學的大師,專長是由經濟學的角度探討產業的動向。從這個不吉利的主題開始,這堂課一路對在場的家屬們投下一顆顆震撼彈。

課程一開始教授就開門見山:「上周我們有寄出case跟reading,我想每位畢業生都轉發給在場的家屬了。換句話說,大家課前應該都準備好進行討論了。通常這時候,我們會直接cold call。」學生們暗自偷笑,家長們的臉色一陣鐵青。「我只想讓大家知道:在這裡,上課前完成reading是最基本的要求。既然今天是畢業典禮,我們就讓大家主動發言吧。大家覺得第一個個案中所說的Widget Industry到底是什麼產業?」教授的這番話才讓大家鬆了一口氣。首先發難的是一位白人父親,他相信文章說所說的是造船業,因為美國的造船業確實一度興盛,但在後期輸給了歐洲亞洲的新興競爭者。這時,教授第二個精心設計的詭計又出現了:他引導家長們challenge對方的意見。於是另一位印度裔的家長又舉手,他相信是紡織業:因為北美造船業雖然被歐亞超越,但這是早在70年代的事。就這樣,好強MBA學生的好強父母們就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進入了討論。「在Kellogg,學生不只是單向的接受訊息,而是在challenge其他人的同時學習被challenge。」Besanko教授這麼說。整整90分鐘的課程,從個案討論、現場實驗、到理論闡述,教授一步一步帶領畢業生家屬們體驗學生過去兩年的學習歷程。「我們相信,experiential learning是幫助學生成長最好的方式。」

#experiential learning
90年代的北美鱈魚業,2008年的華爾街老鼠會,還有team work中的free rider,這三件事之間到底有什麼共同的關聯?experiential learning不會直接告訴你答案,而是藉由同學們建立自己的論點,或是對其他人的論點進行討論,讓整堂課的參與者一起演化思考的流程。因為這才是真實世界的運作方式:沒有人知道正確答案。越肯主動建立論點,或是回應其他論點,學到的也就越多。(當然如果你每次發言都落落長或是根本沒點,教授也會開始假裝沒看到你舉手。)課程中間出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舉手發言的家屬,大部分都是白人或是印度裔。儘管美籍亞裔、日裔、韓裔學生在學校占比很高,他們的家長卻完全沒有發言。我不禁開始思考:除了語言能力之外,還有什麼原因造成這個現象?

#there is more seduction down the road than you imagined
回到主題,這堂課想要告訴畢業生跟家屬的到底是什麼?北美的鱈魚業,在90年代為了跟歐洲亞洲競爭,各間公司紛紛擴大捕撈量,造成大西洋鱈魚數量的銳減,以致於再也沒有鱈魚可以捕撈。

2008年底在華爾街爆發的馬多夫龐氏騙局,20多年來出現了大量的警訊,但這麼多投資機構的頂尖基金經理人,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拆穿這個騙局。

Teamwork中,當一個人開始擺爛不做事,其他成員也會開始降低自己的commitment,最後毀了這個project。

這些現象都在說明一件事:追求個人最大利益的過程中,常常會對其他人產生成本:而這些成本有一天會對群眾,包括你自己,造成災難性的結果。manager跟leader的差別在於:manager在給定的遊戲規則中想辦法自己贏得競賽,而leader突破僵局追求團體最大利益。如果北美的鱈魚業當初有人協調政府機關立法限制濫捕,整個產業都可以獲救。如果華爾街的基金經理人們當初想的不是「再撐7天,我就多賺兩千萬」,而是勇敢地問:「為什麼這種好到不合理的投資會存在?」,就可以避免整個騙局擴散,減少群眾五百億美金的損失。如果teamwork中有人鼓起勇氣,在free rider開始出現的時候就對其他組員說明擺爛可能發生的結果,那麼這個project就不會被毀掉。當所有的理性計算都告訴我們,該按照現有規則追求自身最大利益時,我們會怎麼做?為什麼決定這麼做?有什麼工具可以幫助你看清事實?最重要的,除了課程內容之外,在這堂課的「過程」中,我們還學到了什麼?

英語聯想:管理大師們著名的犀利評論
Management is doing things right, leadership is doing the right thing.
-Peter Drucker (彼得●杜拉克)

If all you are trying to do is essentially the same thing as your rivals, then it's unlikely that you'll be very successful.
-Michael Porter (麥可●波特)

Chains of habit are too light to be felt until they are too heavy to be broken.
-Warrant Buffett (華倫●巴菲特)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4年8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