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刺青師 Kay Yang

刺青是什麼?
刺青師是怎麼工作的?

英語島團隊來到德國斯圖加特,賓士與保時捷的故鄉,直擊在德國斯圖加特生活的台灣刺青師,Kay Yang。

 
Kay居住在在斯圖加特一處閑靜的社區

下了公車,眼前是No.99米黃色獨立洋房,紅磚屋頂,實際與街道相鄰的那一側沒有大門,但右側有一個半身高的鐵柵門,稍微推一下就開了,側面的玄關門口上方,掛著一盞墨綠色田園風壁燈。

許多預約來到斯圖加特刺青的客人,看到的第一印象是這樣的洋房。整齊、有點老派、有點可愛,跟過去印象中「刺青師傅」工作室肅殺的氣氛不太一樣。

***

沒多久,刺青師Kay傳了簡訊,請客人直接沿螺旋階梯走到二樓。作為臨時工作室的房間門一開,眼前是一整片復古的紅花圖樣壁紙,所有與天花板跟地板相連的地方,都細心地加上蕾絲貼邊。客人在Kay的招呼坐下,坐在那張其實是歷經幾十年、Kay(先生的)外公手作的絨布長沙發。

整棟房的家具幾乎都是外公外婆留下來的,動輒超過半百歷史,真皮、實木,有點像歐式古典風格的起居室。舒適和諧的環境裡,客人很快放下戒心,開始跟Kay討論刺青的設計圖。

***

刺青師Kay,楊琇中,復興美工、台藝大、插畫家、刺青師。Kay的個性有點叛逆,是那種「明知山有虎,我喜歡為什麼不行」的類型,但也是他認定了就勇敢冒險的拚勁,讓他在意識到自己無法做出滿足客戶的設計時,能夠毅然決然自學刺青技術。

刺青跟插畫有很多相像的地方,都是設計圖像、都是創作、都畫在某個媒材上。對Kay來說,只要畫畫能讓自己開心,哪裡畫都是一樣的。

「國外很多人是自己玩出來的,比較沒有師徒制,台灣比較重視師徒制。」Kay解釋,台灣刺青文化跟「兄弟文化」有很深的連結,在過去,甚至有師傅怕學徒帶了技術就走,還要求學徒簽不合理的合約,例如實習2年不支薪,一旦違約索取10萬罰款。

「這種的恐嚇性質比較重,」很多人實習完存款也燒光了,怎麼付得出違約金?「但現在也好多了,也有很多像我一樣自學的人。」只要買齊需要的器具、練習用的豬皮、跟準備好願意試膽的親朋好友,不過要特別注意,即使是自學還是有很多盲點,最好身邊也有人能夠提點或諮詢。

經過一段時間自我修練後,2015年,Kay離開App製作公司,在台北租了一間工作室開始刺青生涯。

 

***

「你喜歡魔術方塊嗎?」Kay一邊講解刺青設計圖,眼角餘光看到客人從包裡掏出魔術方塊。

「喔,喜歡,我玩了快十年了,我..下個月在科隆有一個德國的全國賽。」

開始刺青前,Kay通常會花很多時間跟客人討論視覺內容,理解客人想要刺青的原因。有時候是一種生活理念,所以刺一對翅膀;有時候是紀念家人,所以刺了家人的輪廓;有時候是提醒自己,所以刺了一句英文。

「歐美刺青師比較喜歡『粗黑』的那種,下手比較重,我比較追求色鉛筆、素描的感覺,」這是個人風格的不同,Kay繼續說明:「也跟皮膚有關係,通常下針到1mm左右,白人的皮膚比較不好刺,一般要刺更用力才能上色,但是華人的皮膚…比較Creamy,力道要輕一點。

會特別找到Kay的人,通常也是偏好色鉛筆畫風的人,淡淡的,留有一些草稿的痕跡感,尤其Kay擅長畫精小可愛的作品,有許多女性顧客慕名前來。

得到客人的首肯,Kay決定在設計圖原來的樹根處,增加了一個方塊型的底部,整體看起來像是一棵樹從魔術方塊中誕生。這跟客人的想法不謀而合,於是Kay開始著手刺青前的準備。

***

Kay現在的刺青徵詢量居高不下,如果午夜12點開放預約,常常不到30秒就已經滿檔,客人還開玩笑留言給他「預約都要記得提前十分鐘設鬧鐘對中央標準時間啊」。

能一步步累積了這些人氣,除了Kay本身的輕軟刺青風格,也跟他自身親切好聊的個性有關。無論遇到什麼個性的人,Kay都會花時間傾聽對方的來意,尊重對方的需求。



Kay的風格像繪本般輕柔可愛 | Kayyang Tattoo

「你會發現,設計跟創作好像是兩回事...設計要解決問題,但創作則是用藝術溝通,」Kay說到當刺青師的優點時:「刺青是一個可以過濾掉『怪人』的機會,換句話說,可以被尊重專業。」所謂的「怪人」,指的是心思捉摸不定的奧客。

刺青師的客戶群分界明顯,就像是喜歡印象派畫的人,不會去抽象畫展,刺青師不用為了誰改變風格,因為客戶在來到面前時就已經被篩選過。

這也是為什麼,就算能畫山水國畫、也能畫插畫漫畫的Kay,決定不留在傳統繪畫產業:「獨立插畫家有時候難免會依賴經紀公司,但依賴就會喪失部分生存的能力,如果公司抽成高,又不好好推銷你的作品,插畫家很難生存。



當天刺青客人最後的成果

儘管刺青師有時候也需要跟刺青店家合作,但因為兩邊是對等的立場,店家也希望能互相拉提業績,刺青師就能保有更多自主性。愛好旅行的Kay說:「做到後來還可以只靠自己,在網路上經營,或者受邀到各國當駐點刺青師。」

 

「刺青,是插畫家僅有的、
還能有體面收入的工作之一」

Kay的這句話聽來有點矛盾。即使刺青正逐漸漸被大眾接受,但它依然難以擺脫過去跟黑道、不良、不成熟有關的印象,甚至不被允許在部分場合露出,那麼插畫家又怎麼能另尋生路呢?

「刺青的資訊大部分在網路上,可以的話就讀一些英文的內容,也可以多參加刺青交流會,主動參加比賽也可以…」刺青師除了可以更主動彼此交流,也可以持續挑戰更多藝術形式。像是將水墨畫移植到皮膚上的中國刺青師@chenjie、一筆劃刺青的柏林刺青師@moganji、韓國窗框式刺青師@saegeemtattoo...。

 

「不要放棄創作!」

這是Kay最想跟大家說的話,無論插畫家或刺青師,全世界都是你們的工作室!

 

Kay的部落格--刺青各類疑難雜症

什麼是開機費?
為什麼刺青價位這麼神秘?

刺青前後需要注意什麼?
你不可不知道的刺青小知識

 


採訪/Leslie Chung、Ellen Li
文/Leslie Chung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8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