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深夜睡前的小讀本,是一本從鎮上圖書館借來瑞典語輕小說,恰好讀到一個段落:

「下著雨的三月天深夜,喪妻的男主角來到平日租借的營地小農場勘查,巧遇鄰人的妹妹安娜。安娜是個失業沒錢,感情又遭背叛的中年婦女。五十歲的她正處於生活窘迫了無生趣的低潮,唯一的生日願望是去遠方旅行,生日前向哥哥借了渡假小屋,想一個人靜靜地渡過她五十歲生日。

這個冷清淒寒的深夜,喪妻的男主角意外成為安娜的客人,一起享用著生日蛋糕與紅酒。安娜切了一大塊蛋糕放到男主角的點心盤上,一個不慎本該直挺挺站立的蛋糕卻翻了個邊,變成側邊朝上,男主角說了句:哎呀!我結不成婚了。』」

蛋糕的幸福傳說
想到初來瑞典時,參加過幾次朋友派對,主餐過後,主人家總會再提供幾款糕點。分蛋糕時,主刀者總是一副如履薄冰的模樣,深怕一個不小心翻倒了盤上的蛋糕,若翻倒了蛋糕,主刀者便會非常抱歉地說聲對不起,趕緊七手八腳翻起那側面朝上的蛋糕。旁觀者就會開玩笑說:「糟了糟了,結不成婚了」,若是被分到的朋友剛好面臨交往一段時間,正值抉擇結不結婚的狀態,那就會有點小尷尬。

「被切分的蛋糕不能倒下」是瑞典一個流傳已久的迷信,然而究竟為什麼「一塊蛋糕是否站立竟成了瑞典人步入婚姻的關鍵」,答案和十九世紀的瑞典封建思想扯上關係。廚房裡的手藝對當時適婚年齡的瑞典女性有著嚴格的品管要求,切分蛋糕的平衡能力則是最簡單的測試方法。

若是分到點心盤上的蛋糕可以站得好好的,沒有歪斜或跌落,代表已經準備好成為一個「好的家庭主婦」,和古代中華文化要求女子「婦功」類似。當然,在二十一世紀的瑞典,已經不存在這樣的規範,有時還會覺得瑞典女性的強勢地位遠遠超越男性。

瑞典平權非一蹴即就
瑞典從過去封建思想,進展到現在成為對女性最友善的國家並非一蹴即就。回溯到1930年代,瑞典也捲入全球經濟大蕭條,政府因此推行降低工資、減少開支政策,瑞典到處都是貧窮與飢餓,同時也面臨嚴峻的少子化問題,生育率慘跌至1.7

低生育率的狀況,保守派將問題歸咎女性不願意承擔傳統家庭主婦的責任,但其實很大一部分是根源於男女養育孩子責任分配的不平均。因為多數婦女進入職場後,勢必面臨選擇工作或是孩子的難題,又得解決經濟困境,當然毅然決然選擇不生孩子。

這個問題,在瑞典工會在多年持續奔走下,終於在1974年促使政府制訂正式法規,成為全球第一個將產假(maternity leave)換成父母育嬰假(parental leave)的國家。1995年更加入「爸爸配額」(daddy quota),分配給爸爸30天不可轉讓的父母育嬰假,如果爸爸沒休完,夫妻雙方則會損失一個月的帶薪產假,由此迫使男性共同承擔照顧孩子。2015年,更將不可轉讓的假提高到九十天,鼓勵男性真正落實育兒生活。育兒政策的改革,成為瑞典致力於性別平等的契機。

男孩可以扮演公主嗎?
時至今日,瑞典男女平等的教育更是從娃兒抓起。從小就設法消除小朋友對於「傳統的性別分工」和「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我家兒子六歲,有陣子放學後都會拿幾個不同造型的小枕頭回家,問他哪來的,他說Fritid(類似安親班)時自己在學校縫的。還約我上街幫他多買幾塊布,想在家做大一點的枕頭。而他的好朋友不想一起手作縫紉,就先去玩其他的遊戲,從不會有人笑他娘娘腔。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兒子的幼稚園同學-Albin,長得就像一尊洋娃娃般可愛,在學校看到他時往往穿著公主的小裙子,爬上爬下像隻猴子一樣身手矯捷。大概再半年之後,我才發現他其實是個貨真價實的小男孩。我猛然發現的那天下午,學校老師和我心靈神會地眨一下眼,笑著說「他非常喜歡穿裙子,他媽媽也不反對。」

現在的瑞典沒有什麼事一定得男性做,也沒有什麼事只能女性做,像切蛋糕這種小事,該切幾等分、怎樣放?倒不倒?誰能再苛求准確切分、平衡置放這種廚房技能專屬女性呢?不過話說回來,瑞典的伴侶關係錯綜複雜,結了婚又離婚,離了婚又同居,何須苛求蛋糕永遠不倒、堅持愛情與婚姻恆久不變呢?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Felling: Proud.
Sweden cares about equal rights, and part of the proof is that it gives paternity leave for new fathers just like it gives maternity leave for new mothers. And it really strongly wants the men to take the time off so they can bond with their new children.-- Born and raised Swede


作者:謝夙霓
本文收錄在雜誌「city to city-全世界的社會實驗室」專欄
點我進入:手機版電腦版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2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