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狗年春節期間,中國外文局首度發佈了《中國話語海外認知度調研報告》。大家感興趣的榜單,依不同的分類而有不同的結果,不過中國外文局概括出了一個重要的通性,就是由於全球「漢語熱」的興起,外國人能說的漢語詞彙也隨之增加。

《中國話語海外認知度調研報告》顯示,這兩年來中國詞語以漢語拼音的形式在國外的接觸度、理解度急劇上升。近幾 年,我於各種場合均為文倡議呼籲,在把漢語文化特色詞譯成英語的時候,訴諸語音合情合理,因為鑒往知來,古今中 外的例子比比皆是。今天看到中國外文局這樣的研究結果,格外欣喜。

 

功夫詞彙最受英語人士歡迎

中國外文局的報告總結說,在認知度排在前100名的中國詞語中,文化類詞語所占的比例最高,而排名最靠前的是中國功夫,「少林」一詞更是高居榜首。這份報告的統計資料指出,英語圈國家民眾對中國詞語認知度總榜單的前10名,由高而低依次是少林、陰陽、元、故 宮、你好、武術、氣、氣功、人民幣、麻將。

這10個英語人士心中高頻的中國詞語,除了「你好」 之外,其它9個均已收錄於大型的英語詞典。而在英語詞典收錄的這9個漢語詞彙裡,除了「故宮」是以傳統的英譯Forbidden City(字面「紫禁城」)流通之外,其它的8個都是以音譯的形式為英語所吸收。

英語世界最大最全、最受尊崇的詞典是《牛津英語詞典》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簡稱OED),這認知度總榜單排行前10的中國詞語,均可以在此找到蹤跡,藉由OED,我們可以一窺英語人士對這些概念的認知。「少林」是英語人士心中認知度最高的中國詞彙,OED直到 2006 年才正式將之納入,其定義如下:

 

 

OED 的詞源解釋道,Shaolin源自中國河南省的一座佛寺之名,始建於西元5世紀末(thename of a Buddhist monastery in the Henan Province of China, built in the late 5th cent. A.D.)。Shaolin的第一條書證(quotation,有書面出處的例證),首見1964年的美國武術雜誌《黑帶》(Black Belt):

 

 

牛津英語詞典正式收錄音譯詞彙

在中國外文局公佈的前10名榜單中,OED直接收錄了如下的8個漢語詞彙,全以音譯的面貌進入英語,落戶成為英語的一份子,詞條的細節從略:

 

OED 目前尚未收錄「ni hao」(你好)這個詞條,不過有關它的書證倒有一則,列在prolong(延長;拉長)這個詞條底下:

這條「ni hao」的書證出自美國作家馬克・薩爾茲曼(Mark Salzman)1986年的自傳體小說《鐵與絲》(Iron & Silk)。薩爾茲曼在1980年代之初到過中國長沙,這本書是他的回憶錄,記述了他作為一名英語教師在中國生活、學武術的經驗,1990年還拍成了同名的電影,廣受好評。

作為純粹的語文詞典,OED未收百科性質的 「Forbidden City」(故宮)這個詞條,不過仍以書證的型態加以記錄,一共有3處。第一則書證引自英國作家丹尼斯・布拉德沃斯(Dennis Bloodworth)1967年的《中國窺鏡》(The Chinese Looking Glass),講述了明思宗崇禎帝的自縊殉國:

Forbidden City的第二則書證,出自美國著名外交家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1979年的《白宮歲月》 (The White House Years),他回憶了1972年2月尼克森到中國訪問時所參觀的景點:

 

此外,Forbidden City也以書名之姿,成為OED一則慣用語的書證來源。英語世界其它幾部語文和百科兼收的大型權威詞典,都以完整的詞條正式收錄了Forbidden City,如《蘭登書屋足本英語詞典》(Random Hous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Unabridged)、《美國傳統英語詞典》(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新牛津英語詞典》(The New 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

 

漢語詞彙音譯化趨勢

中國外文局發佈的這個《中國話語海外認知度調研報告》,立即在春節假期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熱烈的討論。隨著中國整體國力的與日俱增,以漢語拼音之姿現身英語世界的中國詞彙,估計只會越來越多。

「餃子」的英語幾乎總是譯為dumpling,2006年,OED納入了漢語拼音的jiaozi。「紅包」的英語原作red packet 或red envelope,OED在2016年也收錄了漢語拼音的hongbao。OED裡類似的例子其實還有許多,並得到豐富書證的支持。「故宮」的英譯長久以來均作Forbidden City,依此態勢發展,轉寫自漢語拼音的 Gugong,說不定哪天就為英語所收,並逐漸將Forbidden City這個標準答案取而代之。漢語的「你好」、「謝謝」、「再見」,或有可能在不 久的未來就以nihao、xiexie、zaijian 進入英語,成為英語的詞彙。

寫到這裡,我不免想到了華語女子流行演唱團體S.H.E的《中國話》: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孔夫子的話越來越國際化/全世界都在講中國話/我們說的話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文/曾泰元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5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