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文/胡素燕

牛津郡書店的一角,撥出一個書櫃放雪花作品、以及孩子們喜歡的舞龍舞獅。 | 胡素燕提供

 

透過胡素燕的創業故事,我們得以一窺英國文化圈的運作模式。以下是他建議打入英國文化圈的3大關鍵:
(延伸閱讀:在英國文化圈打滾10年--專訪雪花創辦人胡素燕)

1. 跟慢熟的英國人組成團隊

有些朋友問,為什麼英國人會在雪花上班?而且不計較薪資,假期間也自動幫忙,甚至連珍貴的週末,有活動也會自主性全員出動?

我不知道這個分享,能讓多少人覺得受用,但是這是我自己的經驗。當我和英國人交流的時候我會很用心地注意對方的興趣和強項。在我們陸續擴大雪花團隊時,對於非常慢熟、但一旦熟了就很重情感的英國人而言,這種對人的觀察力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第一個夥伴,產假前,她跟著我們早上五點出門、晚上九點回家,中間完全沒時間喝水吃飯上廁所。她沒有要求過加班費或薪水,因為她知道我們是一群義工在推這些文化活動,因此,即使到懷孕後期已經很難走路、腳也水腫得非常不舒服了,我們請她不要再出門、盡量在家,她才願意在家休息。

休假後,他又擔憂我們人手不足,於是推薦自己最好的朋友過來。她的好朋友一來,我就發現了她是個會默默加班的人。我有時會在開會時特地提出來:「妳很明顯工作超時了吧?週末我有看見妳在線上。很感謝我們做活動的時候妳一直在注意幫我們遠端直播。」聽見這,她們很單純的感動,覺得自己的付出被看見,而且知道,公司不會故意對她們的付出裝傻。只要我們可以,我們都會主動給一點獎金。雖然不多,但這是一種「感覺」。

市集中,小學老師自願幫經過的孩子介紹雪花 | 胡素燕提供

2. 了解文化圈的矛盾現象

這個話題也許會遭許多人反彈,這裡指的「文化圈」,不是在英國宣傳華人教會辦的三大節慶,也不是指買大廣告和場地就宣稱某藝術家被「邀請」到英國參展、推廣自己的藝術之類的事情。我們指的文化圈,是英國政府出資,深入英國普羅大眾生活和教育,屬於政策和執行者的圈子。而這個圈子,除了義工、基層人員之外,最核心的幾個大頭目前幾乎清一色全白,連有色人種二代我都還沒見過。

全是清一色的白人在英國努力推動「多元文化」的政策,連開放有色人種參與政策制定、執行都還沒法做到,這個「多元」的理念到底能怎麼實現?英國人普遍以為有三個理由,但這三個理由也充滿矛盾。

1. 移民英文不夠好,沒法進入核心圈處理英國的文化政策和事務決定權。
2. 移民二代英文很好,但還是很難從生活中深入參與英國三代以上的文化藝術政策和執行。
3. 官員們認為移民二代們很難把自己父母原生的文化,在英國做深度介紹和推廣。

以上三個理由,是我們看見的英國文化圈的矛盾現況。為了突破,我們選擇從這幾個重點著手:

首先,表現出自己非常懂東方,強調團隊領頭人本身來自東方(必須來自東方但住在英國)。

第二,既然英文不是母語,又在東方長大,那麼至少要做到閱讀、寫官方文件時達到英國核心圈要求的水準。聽和說比較難克服,那至少要練到現場和英國人深度溝通時不造成英國人感覺到障礙和痛苦。

第三,當英國人霹哩啪拉把我們當成母語英文的人來討論東方文化時,又期待我們必須非常懂東方,所以我們一方面豎著耳朵聽清楚對方說話、還得非常注意自己的發音,同時對話中,還要不斷強調:「我來自台灣!我可以從台灣帶來許多你們想知道的、真正的文化藝術品,不是你們在電影、電視、博物館、書本裡看到的記載而已!我們有機會可以讓你們沒出國就能認識東方。」

至少要做到如此,話題才能轉向:
『你能做什麼為我們帶來真正的東方文化體驗?』、『總共需要多少資金執行活動?』

接下來,這些官員就會拿出自己所知的人脈、文件、用字經驗,讓整件事情能盡快促成。以我們的經驗,有決策權的人,是非常敏銳、執行動作也非常快的。只要他們認為抓到了想要的人或機會,是不會浪費時間質疑「真的假的?這人是不是吹牛?」,有太多質疑的,基本上是連圈子是什麼、核心在哪都還搞不清楚的人,不需要花時間理會。

繪本插圖,有台灣人熟悉的天燈 | 胡素燕提供

3. 「圈內人」靠一條信任線串連

什麼是「圈內人」?從台灣長大的人,不免直接聯想到「黑箱操作」。這樣根本全世界走到哪都一樣嘛!英國到底哪裡比較強?但,真的一樣嗎?

Arts Council派來的經理跟我們說:「我們定義中的出版專業,是傳統大出版商那樣,一直在圈子裡出書、比賽、買賣版權,有這類紀錄的單位。不是說我看著你們書非常美、又很有教育意義,這套書做得好,雪花就是出版專業,不是,不是這樣的...你們才剛起步,你們要繼續和國家級的博物館、圖書館、藝廊等已經在圈子裡的人繼續合作,因為他們已經拿到各項經費,國家信任他們會好好運用經費做事情,當他們選擇了你們,表示你們已經過了最基本的肯定,慢慢地,未來你們再獨立一條一條小經費往大條的開始申請,依照我對你們目前的成績計算,要申請到四百萬英鎊,你們最快最拼都要四年。」

後來她再來,特地一字一字看著我們的申請書,告訴我們需要調整的用字,例如:「讓更多『父母和孩子』一起參加活動,不是每個孩子都是跟父母,有的是奶媽有的是祖父母,所以要把用字改成『照顧人和孩子』。」諸如此類…

那天之後,我們更清楚了所謂的「用字」在政府之間的意思,更知道了他們說的「不認識」我們是什麼意思。意思是,他們只有「給」跟「不給」,沒有調整完就重審申請書的空間,只能自己努力「觀念跟進」並且「進入圈子」。

 

想了解雪花,請參考:

雪花Facebook
英文版Facebook
雪花官網


文/胡素燕
整理/Leslie Chung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11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