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荷事生非

連關閉的旅館也能申請成為「反佔屋Antikraak」。

空屋只租給藝術家

幾年前,即將畢業的我決定留在荷蘭找工作,急需棲身的小房間,眼見大學城裡隨便一間小小的雅房動輒月租都要3、4百歐(約一萬五台幣),租下去銀行裡的積蓄馬上就少去一大半。正發愁時,前宿舍房友問我想不想和她還有其他荷蘭藝術家一起租間超便宜的房子,當我聽到房間一個月只要 75 歐(約三千塊台幣)的租金,真的是點頭如搗蒜。

申請承租時才明白,原來此棟建築是藝術家非營利機構Stichting Magdalena和希爾弗瑟姆(Hilversum)市政府協商的「反佔屋」(Antikraak)標的物,機構將舊市政廳建築以低價或成本價出租給藝術家們。「反佔屋」(Antikraak),就是「反對、防止空屋被莫名人士給佔地為王­」,算是荷蘭房地產的奇妙特產。

房子除了賣不出去頭痛外,更怕沒人住的空房有陌生人闖入、隨意來去使用。究竟要如何防止隨意佔地為王?荷蘭人再度發揮實用性創意與商業腦袋,他們搶先一步,先找人「善意」(同時有法律登記可追蹤)進駐到無人使用的空屋,以避免他人霸占和破壞此房,也就是「反佔屋」的意思。

對屋東來說,「反佔屋」的租客們就像是空屋的臨時保鑣(除了是保鑣付你錢之外);對反佔屋房客來說,就像是找到了非常便宜的臨時短租。因此,以反佔屋為的目的空房暫時出租,成了荷蘭租屋市場裡一種另類的選擇。許多屋主甚至找來仲介,專門幫他們管理閒置或廢棄的空屋,透過仲介與屋主協調、簽約,或是直接與屋主接洽,租客們取得空屋的合法使用權。

當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住「反佔屋」建築也有著必須承擔的不同缺點,例如:當屋主需要使用房屋時,住在裡面的人就必需依合約上約定的期限內搬離(屋主最遲14天內必須告知搬離訊息);屋內的設備不像一般住宅那麼齊全,屋內可能沒有衛浴設備、暖氣可能壞了不能用…。因此,承租此另類標的物者,必須有所心理準備,不可以一般租屋品質來做衡量或要求。

蚊子館變商辦大樓

在荷蘭,廢棄空間除了可供暫時居住、藝術展覽用途外,也可轉變成辦公室及其他商業用途;有位荷蘭朋友的辦公室就曾經是所學校,在學校搬遷後成了許多小公司分租的反佔屋建築,是個很成功的轉型案例。也常耳聞荷蘭藝術家們利用廢棄空間,例如:學校、工廠、郵局等,進行創作及展覽。

荷蘭人如此有創意地利用廢棄空間,是因為六○年代荷蘭房屋嚴重短缺產生的社會問題而起,當時許多尋找空房的「獵屋者」見到空屋便自行進駐。荷蘭人本著一貫見招拆招的行事風格,醞釀出現在的「反佔屋」系統,有效利用(暫時)廢棄空間之餘,同時降低空屋率。不可否認,「反佔屋」確實暫時減少了部分社會治安的死角;改善長久失修、破壞市容的閒置建築與空間;並提供人口密集、房屋短缺的荷蘭都會區,一個緩衝的另類租屋市場。

(原文作者Yu-Chia;編寫 董芸安)■

收錄於英語島 2015年2月號
訂閱雜誌

 

專欄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