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林雪平的Agora:一個遊戲場扭轉城市死角

在瑞典,就像世界各地的城市一樣,每一個瑞典城市總會有一、兩個人口出入比較複雜的「城市死角」,那裡混雜了來自各地各種膚色的移民。由於房價便宜,物價也相對便宜,城市弱勢人口多數會選擇移居到此,區域中心的商店招牌不是瑞典語、也不是英文、而是阿拉伯語。

在這些地方,幾乎每天都會有不同程度犯罪案件發生,行竊、口角鬥毆、槍擊、幫派械鬥層出不窮。還有瑞典警察荷槍實彈、三不五時巡邏駐守,這就是每年瑞典警政署公布的特殊脆弱地區(särskild utsatta områden)。

大學城裡的火藥庫Skäggetorp

在林雪平這個新興的大學城,也有一個這樣的區域,我們稱之「Skäggetorp」。那裡聚集了大量的移民,自成一個小小自治區,是一個走出家門,就會不小心偶遇槍擊事件的地區。

走進Skäggetorp,傳進耳裡不是混雜濃濃阿拉伯腔的瑞典語,而是正宗索馬利亞語、阿拉伯語。超市裡賣的食物和販賣風格,也明顯與一般瑞典超市不同。

市場裡,包著頭巾的索馬利亞悍婦可以為了一兩塊錢,口舌利索幹上超市店員,那廂店員立馬撥打傳統按鍵電話,不一會兒,另一群人惡狠狠衝上前,這種不小心擦槍走火的橋段不時上演,常讓人有不小心走進火藥庫的荒謬感,但一走出Skäggetorp邊界卻又回到平靜溫和的瑞典新世界。

儘管這區域各項設施齊全、商業機能更是發展快速,但這城市裡的人都心知肚明,買房子避開這區域,逼不得已租到這附近房子,也該盡快找下一個落腳處。孩子上學避開這學區,否則,你就等著孩子每天和一群民族性剽悍的後裔起爭執,還學著奇怪口音的瑞典語回家。

這就是一般人顯而易見的反應,不管在哪一個國家都是如此,「趨吉避凶」總是生活的上策,儘管致力追求種族平等的瑞典也不例外。

座落在林雪平「最惡」的地方 -- Agora

然而,在Skäggetorp小學附近的公園裡,有一棟外觀新穎時尚的黑色木建築,搭配多面落地窗設計,室內採光寬敞明亮。招牌則用了非常可愛的藍底粉紅字體,寫著「Agora」。孩子們第一眼覺得黑色建築有些魔法的神秘感,小小粉紅的圓圓字體似乎很能引起童趣的共鳴。這棟建築的全稱為Agora mötesplats,翻作中文是「Agora集會地」。

Agora,其實源自於古希臘語,可泛稱政治、經濟、文化的人民廣場,一個人民可自由集會的空間。延伸到現代,Agora沿襲成類似「人民廣場」百貨或「城邦廣場」飯店這樣的稱謂。不過,孩子們當然不會懂這麼深奧的詞源,他們只會問:

    「Agora又要舉辦怎麼樣的活動?」
    「Agora有什麼好玩的?今天可以去嗎?」

Agora集會地 (Agora mötesplats)

豐富的Agora藝文活動

儘管Agora的地理位置少了公車直達的便利,但在Skäggetorp附近居民只需花十分鐘便可散步到達。沿著公路邊,滿遍金黃的油菜花田,拐幾個小彎繞進民宅巷裡,巷底寬闊開朗處便是Agora。

一樓有一半的使用面積是圖書館,會定期舉辦針對女性的簡易瑞典文學讀書分享會;另一半有個咖啡吧,提供瑞典語練習咖啡時間。二樓以上分置許多不同功能的小空間,供不同年紀民眾學習畫畫、跳舞、製作音樂、編寫程式、手作、縫紉課程等,其他大型場地也會不定期舉行不同型態表演,包括:舞台劇、歌手演唱、彩虹週特別活動等。

Agora一樓的圖書館

Agora一樓的咖啡吧

就算只有一個孩子,依然免費開課

第一次知道Agora起源於復活節假期規劃:那時候我的瑞典朋友剛好換職到教育文化協會(ABF),這間公司承包了市政府這棟Agora的文化活動課程。透過社交媒體,我們的朋友圈很快獲得了當季活動訊息。

復活節假期為期四天,上下午各有不同的課程活動,我們挑選出一個兒童手作課程,當天會有美術老師教小孩製作復活節樹枝裝飾。但是,當我們騎著腳踏車開開心心抵達,卻發現除了我們沒有其他人,原本枯坐在教室的老師瞬間綻開笑容。

女兒問老師:「怎麼只有我們?」
老師說:「大概是復活節,大家都還在睡懶覺。下午來的小孩會多點。」

那天,手作老師帶女兒用兩張薄彩紙畫出蝴蝶翅膀的輪廓,彩紙堆疊後,用棉線從中綑緊,接著用串珠和毛絨鐵絲條製作出蝴蝶的身體,之後將兩部分組合拼黏,最後再挑選一根自己喜歡剛冒芽的樹枝,讓彩蝶黏在樹枝上。

兒童手作課程

手作成品

一點一滴的改變,就是Agora「善」的想望

因為到的小孩非常少,老師便讓女兒做了好幾隻不同顏色的蝴蝶。儘管學生只有一個兩個,老師依然用心賣力推廣自己擅長的手作設計。

課程設計的目標,並不在於讓小孩變成另一個專家,而是提供一個處所,讓不能去上才藝班的小孩、或者每到放假就只能讓小孩四處野放的家庭,能夠聚集在這裡 -- 一個無階級、無善惡,無貧富差距的集會地,藉著文化活動,一點點消弭世俗所畫出的那條無形的界線。

最近,朋友間偶爾會談起這個集會地,或許短時間大家還看不到成效,去參與的民眾也不如想像的多,儘管是免費活動,但治安不好的標籤仍讓人卻步不已。

不過,當愈來愈多的民眾,願意前往參與各項活動,善與惡的距離便會逐漸縮短,惡地不再是大家迴避之所。種族、貧富、善惡會在這集會地漸漸達到一種平衡,各式各樣的家庭,共同帶進善良的活力與歡樂。惡地不再只是惡,它會轉變,只是需要長時間的耕耘、等待及公共資金的挹入。

當一個小孩來,覺得有趣,他就會帶來更多小孩,這就是Agora「善」的想望。


文/ 謝夙霓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7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