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文/印度尤

奉媒妁之言結婚,至今都還是人印度挑選人生伴侶的主流選項之一。種姓、家世背景、職業、教育水準、經濟能力都要逐一篩選過濾,非得要三姑六婆會誇獎,阿爸阿母會疼惜,鄰居路人會羨慕才能通過這個的人生重大關卡。不只是印度國內,留學海外或世界其他角落工作扎根的許多印度人,最後還是在父母聲聲召喚下,回鄉為那個最適合整個家族、家庭的「最佳」男女主角掛上花圈,就此攜手一生(註:在印度婚禮中,新郎新娘會為對方掛上由玫瑰花、金盞花與綠葉串成的大串花圈,有點類似西方交換戒指的儀式),而現在「媒妁之言」可不只專屬於異性戀,印度的同志現在也可以透過網站相親!

挑戰保守的印度,美國印度裔青年打造同志相親網站
「體驗這個專為男女同志打造,革命性的相親系統吧!」去年美國通過全境同志婚姻合法,印度裔的薩姆森(Benhur Samson)同年11月就成立了Arranged Gay Marriage網站,原本只鎖定在美國的印度LGBT族群,沒想到也吸引了印度當地同志的「跨海求親」,更有接受孩子是同志的「非典型」父母,仍堅持用「媒妁之言」的方式篩選孩子的另一半,也是印度的矛盾典型。

在Arranged Gay Marriage網站的顧問團中,最吸引我目光的是戈西爾王子(Prince Manvendra Singh Gohil),他是印度古吉拉特邦(Gujarat)大君(Maharaja of Rajpipla)之位的繼承人,也是印度第一個公開出櫃的貴族,在這樣一個傳統保守、父權體系、階級分明的皇室貴族中,身為獨子,擔負延續皇族血脈責任的戈希爾王子,選擇致力於印度LGBT族群的權利保護。身穿印度傳統的金色掛袍,肩披紅色鑲金的長披巾,頭戴著綴有珠寶的皇族頭巾,還留著印度貴族慣有的翹鬍子,以經典的王子形象帶著印度LGBT向前邁步。

在印度,同志除罪化運動還在努力當中
印度極具爭議的刑法377條將同志有罪化,印度同志長期受到的社會壓迫與歧視。根據印度從1862年沿襲至今的刑法377條:「無論是誰以違反自然的方式與男人、女人或動物肉體性交,將可判處終身監禁,或最高十年的有期徒刑,並得併科罰金。」

其實早在2001年就已經有組織開始要求同志性行為除罪化,並在2009年終於獲得印度高等法院判決同意,然而印度最高法院又在2013將其收回。印度法院此舉遭到國際批評,持續15年的同志除罪化運動依舊處處面臨著挫折。

去年12月,前聯合國副秘書長,印度現任國會外交事務常設委員主席沙希塔魯爾(Shashi Tharror),在印度下議院重新提交刑法377條的修正法案,遭到71票反對,24票贊成,塔魯爾表示,對印度的包容度感到失望,還是無法改變這個從英國殖民至今超過150年的老舊法條。

去年參加新德里同志大遊行,穿著五顏六色的人們一起走上街頭,一個個的標語上寫著「我甚至不能想像自己是異性戀」、「我最討厭有人說,哇!你支持同志喔?不是的,賤貨,我是支持平等」、「愛就是愛」、「我愛我強壯的男人」。在遊行隊伍中,許多人站出來為同志發聲,他們用著絲巾、面具或毛巾布,在赤炎炎的艷陽下把自己遮掩起來,因為他們暴露在「有罪」的風險下,他們露臉除了要受到批判與歧視外,還可能面臨刑罰。

奇怪的是,印度卻願意予第三性者以憲法規定的的權利義務
保守與傳統是印度給人的既定印象,在同志議題上的排斥或許也不令人驚訝,然而印度最高法院卻在2014年賦予了跨性別者憲法的權利與自由,並認可他們在身份上得以選擇第三性(Third Gender)這個新選項。這是許多「先進國家」都還沒有的進步,印度卻跨了這麼一大步。今年還有了第一個海吉拉(Hijra)樂團6 Pack Band,讓第三性站上舞台,不必一輩子躲躲藏藏,將自己關在社會的牢籠裡被陰暗吞噬。(註:海吉拉是南亞地區對變性者或跨性別者的稱呼,又大多為生理男性或雙性人,在印度因受歧視,多以乞討與性工作產業為生。)

印度對於性別的觀念充斥著複雜的矛盾衝突
包容孩子性向卻不接納自由戀愛的父母、擁抱自己的性別認同卻篤信媒妁之言的同志、不分性別卻一定要門當戶對的婚姻、接受第三性合法化卻不接受同志性行為的最高法院,這些衝突交織出了印度新舊交錯而矛盾的社會。一個傳承著千年古老文明與宗教信仰的國家,如何跟著時代浪潮前行、又如何堅護著傳統思想,抵禦著外來力量的衝擊?這些複雜的碰撞,或許可以從婚姻、同志與第三性議題中,探出一些端倪。

印度官方並沒有LGBT人數相關的統計。最接近的紀錄是2012年由印度政府提交給最高法院的資料,資料中顯示印度(及海外公民)約有250萬人曾向衛生部(Ministry of Health)公開性向,實際數量不明。然而根據The Times of India報導,印度在2014年首度統計出第三性別(transgender)的人數為49萬(即使平權主義者認為實際數目應該是6-7倍)。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6年5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