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文/梁東屏

我在東南亞住了16年,新加坡6年, 曼谷10年,最常碰到的問題就是「喜歡新加坡嗎?」或「喜歡曼谷嗎?」。

我的答案常讓人詫異,因為我喜歡新加坡。很多人看我的外表,很直覺會認為我浪蕩不羈、崇尚自由,怎麼可能喜歡限制很多、乾淨得像一所醫院 的新加坡?同樣的,我說我討厭曼谷,很多人也瞪大了眼。怎麼可能?曼谷這麼國際化、多樣化,是個購物、美食天堂, 怎麼可能有人會討厭它?更有意思的是,我原先很討厭新加坡,但後來越來越喜歡。而我原先很喜歡曼谷,後來卻愈來愈討厭。

我是1998年8月從美國紐約市調職新加坡。其實那時我對東南亞各國的印象都是通過媒體介紹,西方媒體對新加坡的報導多是負面,所以我對新加坡印象很壞。奉命飛新加坡找辦公室及住所時,心情低落到極點。結果從踏出機門、過移民關、領行李到登上計程車,那真是一氣呵成,毫無窒礙,讓我印象深刻、大開眼界。然後從樟宜機場出發進入市區,一路繁花似錦、綠蔭處處,街道齊整乾淨,前後才四十五分鐘,我已經開始喜歡新加坡了。

那次下榻新加坡最繁華烏節路底的烏節酒店。晚餐過後上街散步,燃起菸後才暗暗叫苦,提醒自己待會兒煙蒂絕不能隨手亂扔,因為去之前查資料 時就發現新加坡是個「Fine City」(雙關語, Fine 可以解釋為美好但也是罰款的意思。說新加坡是個 Fine City, 當然意在嘲諷),亂扔煙蒂的罰款是如同打劫的五百新幣(一萬台幣)。但我很快就放心了。因為新加坡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垃圾桶,每個垃圾桶上都有個小煙灰缸。那麼,為什麼要亂扔?所以我在新加坡住了6年,沒有因為扔煙蒂被罰過一毛錢。

然後我開始發現,新加坡確實有不少罰則,但是那些處罰都是有道理的。 譬如西方媒體最喜歡提的新加坡人連嚼口香糖的自由都沒有。事實上新加坡並沒有「不准嚼口香糖」的規定,而是不准商店販售。理由有二,一是當年有人惡作劇,經常用口香糖沾黏地鐵車門,影響行車安 全,第二就是口香糖污漬影響市容。前一點我不知道,但第二點我很清楚。我在美國紐約市住過15年,那裡,街道上都是難以清理的口香糖污漬。有次在新聞報導讀到,倫敦市政府每年要花天價預算,去清理特拉法爾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的口香糖漬。以此為由禁售口香糖,我贊成。

有人問我,「新加坡這麼小,這麼無聊,你怎麼會喜歡它?」。我喜歡新加坡,正因為我什麼地方都不去,連著名的景點聖陶沙都是因為工作關係才去了一次。其他如博物 館、圖書館…都從未涉足。新加坡大約在2003年成立了一座 「亞洲文明博物館」,展品中有三樣是從我開設的古董店買去的。這樣的博物館,我如何有興趣去參觀?我喜歡新加坡,是因為它的整齊、清潔、有秩序、尊法治。住在那裡,所有的事都可以預期,不會有任何意外。誰希望自己的家常常會有意外呢?簡單地說,我是以「家」的概念來喜歡新加坡。

2004年調職曼谷。由於先前住的是很「無聊」的新加坡,曼谷這個國際大都會是個全新體驗。物價便宜、社會風氣開放,連「人妖」都滿街走, 真覺得到了天堂。可是這個美夢大約只作了2年就破滅。

曼谷乃至於泰國的其他地方是好玩、 是便宜,否則也不會吸引這麼多遊客。但有關泰國究竟好不好的盲點也就在這裡。觀光客到泰國來只是短暫的時間,是來享受的,對於其缺點,心理上不會在意,甚至還覺得新奇。舉例來說,觀光客到了曼谷,幾乎人人都要坐一下「嘟嘟車」。可是對於 住在曼谷的人來說,「嘟嘟車」固然是種省錢的交通工具,但卻是噪音、 空氣污染的最主要來源之一。又如街邊氾濫成災的攤販。觀光客同樣會覺得這種吃食方式又新鮮、又便宜。但對於長久居住的人來說,卻意味著每天出門都必須與攤販爭道。曼谷的很多街道劃有禁止停車線,卻停滿了車。這些人為什麼敢堂而皇之的停車,是因為他們向管區警員付費了。

我在曼谷騎過一陣子的摩托車,前後被警察在路邊攔下至少五次,我就照泰國朋友傳授的方法塞些小錢,立刻當場放行,連執照都不用掏出來,屢 試不爽。其實我真不想這樣做,但是他們的目的本來就不是開單,你要他開單,他就跟你東拉西扯,沒完沒了。在曼谷生活,類似這種日常的騷擾無窮無盡,生活在這樣的城市,怎會快樂?■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5年6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