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英文老師的世界旅行,下一站是Teaching in..法國.

英文唯一的不變,就是不斷變化。你可以說英文有一個標準用法“standard English”,或許是重視規則的英式英文,但我們說,英文應該是擁有多元面向的“Englishes”,滿足所有人溝通的需求。

在英文老師的眼中,以下三個國家都是模範生,只是他們對英文的接受度、敏感度、滲透力,都有不同感受。他們分別是:英文最好的北歐五國之一冰島、東亞最早開始西化的國家日本、對英文有著又愛又恨情節的法國。

>>前情提要
1. 冰島:強勢英文與漸弱的小國語言
2. 日本:最認真透析英文的亞洲國家

3. 法國:我懂英文,但不必說英文

當法國人講到這個單字,francophones,通常語氣會帶有一絲絲的自豪。這個字指的是「法語區」,世界上除了法國以外,還有一些使用法語的國家,像是北美加拿大、西非諸國、瑞士、比利時、盧森堡...多達30多國,分布在五大洲,法文是世界第三大的商務語言。英文呢?法國人當然瞭解英文的重要性,在全球的英文能力排名中,排名#35的法國人的英文也不錯。講到英文,他們只是不願採取主動姿態。Bonjour,有必要講英文嗎?

法語曾經是歐洲的國際語言

「我可以接受在美國或英國講英文,但在其他國家,為什麼不講自己的語言?」這是許多法國人的疑惑。當外界試圖解讀這句話時,有的人認為這是因為法國人對自己的語言感到驕傲,這是正常的,但也有另一種反向推論,或許所謂的驕傲,來自於需要克服的自卑感。

歷史上,法語曾經有過一段榮光。18世紀時,法語曾是歐洲的國際語言,當時政治、經濟、思想、文學都集中在法國。路易十四集大權於一身,伏爾泰等哲學家推出法國百科全書,歐洲的學者們共同推崇法文作為外交語言,盛讚它「簡單自然又清晰、廣泛靈活又優雅」,法文不但是奧運的官方語言,維也納公約也以法文起草。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凡爾賽條約,國際聯盟開始認可另一種外交語言,英文。

英文=美國=自由市場的入侵

多少法國人哀嘆,大約從20世紀初開始,優雅的法文被資本主義的(美式)英文吞噬了。大量的商業英文、科技英文進到法文中,英文稱anglicisms,法國人則用English onslaught (英文猛擊)形容這段過程,法國政府甚至在1994年頒立了Toubon Law保護法文,要求廣告跟公眾媒體使用法文替代詞而非直接引用英文。(對了,這也是法國電台必須播放40%的法文歌曲的原因。)

如果你跟法國人說這些英文,他們絕對了解,
但當然,法國人也為他們想好了替代字:

weekend → fin de semaine
marketing → mercatique
networking → réseautage
business → entreprise
digital → numérique
global → mondial
smartphone → téléphone intelligent
email → courrier électronique (courriel)
manager → gérant
brainstorming → remue-méninges

所以現在的法國人會想學英文嗎?

法文跟英文的戰爭已久,雙方人馬都不甘示弱。最初為了保護法文,許多英文的節目、電影,都標上法文的字幕以及法文配音,所以也有人說這是法國人英文發音不夠好的原因。法國前文化部長Fleur Pellerin特別打了圓場,他表示,法國人不應該害怕任何外來語言,不需要去抵抗語言差異。

“The country should not be afraid of foreign words and should consider outside influences enriching.”

發音好不好可以從語言學上討論,但許多法國的英文老師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很簡單,還是因為法國人「怕犯錯」,他們的自尊不願意因為語言的事情被嘲笑。曾旅居法國多年的英文老師C-Rose發現,其實一般法國學生的讀寫能力高於口語能力,他的學生總能掌握住所有過去分詞的不規則變化,唯獨在口說上不夠自信。

對英文有著糾結情感的法國人,英文老師能做的不多,語言是活的,跟不同語言的互動,例如英文,或是中東移民的阿拉伯文,或許才能兼顧實用與優雅,強大法文。但像是「法國政府花費大量歐元,試圖教法國人對講英語的遊客更有禮貌」這樣的新聞,聽聽就過去吧。


文/英語島編輯室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6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