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杜拜女性專用的停車場 (photo credit: 楊皓文)

我在阿布達比的母校,是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以及阿布達比政府合作創立的一所只收碩博士學生的研究型大學。就像其他在當地成立分校的歐美大學一樣,在這個老師和學生有一半以上是外國人的校園裡,完全感受不到阿拉伯保守的氣氛。不過,最近因為政府政策的關係,學校開始要跟當地大學整併,管理階層也逐漸由阿拉伯人接管。就在不久之前,學校發了一封信給全校師生。

無法實踐的戀愛禁令

信件內容嚴格規範了兩性在校園中的互動,實際上這封信就是當地每間大學明明白白寫在校規裡的條文。只是因為學校整併,所以向這些已經習慣歐美管理的學生重申,這封信在學生間引起很大的討論,從當地學生的觀點,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保守的條文。這只是少數極度傳統的學生對學校施加壓力,讓學校不得不發出這份「官方聲明」,只要在這段期間,行為舉止收斂一點就好;對外國學生而言,免不了產生各種冷嘲熱諷,因為在現實裡,學校根本無法稽查這些規範。

對一些蒙著面紗,從小到大都在女校上學的保守女同學來說(在我們學校佔非常少數),這個政策無疑是讓她們面對開放的校園生活,得到了喘息。但信件發出之後,事實上什麼也沒有改變,頂多只是上課進教室的時候,注意不要坐到異性的附近,男女同學約會就直接去校外。學校根本沒有辦法掌握社交平台上的互動,也沒有人力去查看每封email,更別說是校園外的約會。男女混校的校園裡,清楚區分男女互動的性質,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對那些來自於保守傳統家庭的同學來說,進到我們學校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有一位女同學就跟我說過,她是花了多大的工夫才說服她們家讓她出來繼續念大學,因為她爸爸覺得女生成年了,就趕快嫁掉做個賢妻良母,不用念那麼多書。有些女同學在上課分組的時候,會先跟老師說她們不能跟男生一組,請老師幫忙。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堂課學期結束,老師想跟所有學生來個大合照,結果有位平常跟我們互動熱烈的女同學,就說她不方便跟我們一起照相,因為怕家族裡的人看到會有意見。

保護女性是假,隔離女性是真

看似對女性如此嚴苛,但在這裡的生活又可以處處看到「保障」女性的設計,擁擠的捷運有專屬的女性車廂,男生不小心進到車廂馬上會被開罰單。在杜拜找停車位,有時候會是很頭痛的問題,但女生會有專屬的停車格,只有女性駕駛可以停。大型活動例如跨年,也都會拉出「家庭」專屬通道,讓有女伴的人優先通過,如果在路上看到粉紅色的計程車,也不要隨便上車,因為那是有女性駕駛的女性專屬計程車,甚至一些當地餐廳還設有女性用餐區。

張貼在杜拜地鐵車廂上的標語 (每班列車都有一個婦孺專用區)

「女人被教育跟塑造成好像要靠男人才能生存。」

這是當我跟一位當地朋友聊到這些女性「保障」措施的答案,他說這些措施的出發點不是「保障」,而是「隔離」。男人覺得女人很容易被侵犯,女人也不能跟非親屬的男性在一起,特別在公共場合,這個保護是永久的。他說:「阿拉伯女性沒有什麼年紀是開始不需要監護人,她們永遠需要依賴一個男人,這就是我們的傳統。」

阿拉伯女性還是以家族為主體,一切行為也遵從家中男性成員,但從學校的例子,可以看出傳統伊斯蘭的規範與管理正在受現代各種新的科技,或是西方來的文化和制度所挑戰。在之前的半個世紀,阿聯酋不斷引進國外的人才和管理方式;最近十年,他們重新開始讓阿拉伯人接手管理階層,不管是學校、銀行、或是國營企業。而最後會是伊斯蘭的傳統規範會對已經習慣西式管理的阿拉伯年輕人折衷,還是會強硬的施加在他們身上,將會是很有趣的觀察。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Feeling: worried

Crime wise, it is very safe bubble here. The worst thing about living here is being stared at - some men don't break eye contact. It's just full on gawking, no matter what you're wearing, what you look like, or if you're with your husband/kids.

— a female worker in Abu Dhabi


文/楊皓文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4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