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專欄最新文章
其他專欄
波蘭製造 -- 林蔚昀
林蔚昀,1982年生,台北人。英國布紐爾大學戲劇系學士,波蘭亞捷隆大學波蘭文學研究所...
台灣老妹在新加坡。相信幽默跟品味可以翻轉世界,雖然常被說不好笑跟你穿的是睡衣嗎。...
伊拉特的春天 -- 吳維寧
30歲到以色列自助旅行,做人生的第一次冒險,像愛麗絲一樣墜入奇幻世界。境中苦痛的種...
一張圖搞懂 -- 一張圖搞懂
2017年1月開始,英語島固定每月出版兩本雜誌,一本是「英語島」,另一本是英語島的spi...
Online Library -- 線上圖書館
英語島上有創業家,設計師,文創人,科技人...,每個月品嚐他們的私房英語知識庫。...
非洲援外計畫及語言工作者,台北出生,政治大學英文系畢業,另通曉法文及土耳其文,深...
回不了家的野熊 -- 2017-10-06
東南亞情歌 -- 梁東屏
前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二0一二年退休,現為香港亞洲週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
知識的顏色 -- 知識的顏色
English Island, 你想要什麼顏色?...
【摩洛哥.撒哈拉行腳】 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院(EHESS)文化人類學與民族學博士,...
波蘭大小事 -- Stefanie
到了波蘭兩年,依然被波蘭深深吸引著。在台灣很挑食,在波蘭任何能吃的食物都來者不拒...
科技英文 -- 鄭緯筌
臺灣新竹市人,目前定居臺北,擔任專欄作家、企業講師與網路顧問。曾任風傳媒產品總監...
斜槓媽媽在歐洲 -- Carol Chen
凱若Carol Chen,在台灣出生成長,目前旅居歐洲。 創辦歡沁國際Celebration Worldwid...
The Best 10 Apps -- 英語島編輯室
我們常以滑手機填滿通勤、午休、還有許多面面相覷的尷尬時間,這些時間加一加,一天也...
來自商業背景的打工仔,因緣際會在中美洲長期出差,說西語的頻率快比英語高,在海拔15...
英語島跨文化系列講座 -- 英語島編輯室
從2018年開始,英語島每個月推行一次跨文化系列講座,主打「沉浸式」學習環境,讓英文...
巴黎不打烊 -- 何桂育
在法國唸書、工作、有家庭至今已經過了十幾個年頭。工作是一位設計師,為法國許多的品...
Money的3大進化史 -- 2019-01-10
$的說明書 -- 英語島編輯室
英語島1月號專題--【$的說明書】 最近的關鍵字「貿易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看似是這...
中東有矽谷 -- 林梓聖
不務正業的財金系畢業生與典型射手座,閒不下來以致終年勞碌命,但樂此不疲。撲通跳進...
在日本關西留學的台灣人,大學時主修日文,目前在傳統古都專攻現代美術。身為一個零方...
曾在台灣從事網路廣告業5年,現任英國零售業電子商務經理,從最初的Executive,到後來...
波蘭生字簿 -- 周毖君
17歲去加拿大,21歲去俄羅斯、24歲來到波蘭,26歲和波蘭老公共組家庭。目前在亞捷隆大...
跳島東南亞 -- Whats Zach
喜歡聽故事、記錄故事,講故事。熱愛新聞工作。曾任印尼Metro TV華語新聞製作人、《聯...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博士肄業,領域專長西周金文、戰國楚簡文字研究。因先生工作關係移...
瑞士觀察 -- 瑰娜
定居蘇黎世。在輔大主修法文輔系義大利文,又在蘇黎世修習德文。淡江歐洲研究所時代,...
臺灣長大,北京互聯網工作的陸漂一名,漂齡八年。 好奇心強、求生欲高,想去的地方不...
世界精神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很多人問我們,你們在做什麼?我說,我們做「世界觀教育」。有人似懂非懂,什麼叫做「...
過土耳其日子 -- 土女時代
They call it chaos. We call it destiny. 曾有人用"They call it chaos; we call it...
YUNIQUE日本生活 -- 陳瓶顆
是個在日本廣告代理店奮鬥的女子,無聊就喜歡寫寫字畫畫圖,除了會在個人粉絲頁YUNIQU...
偽歐洲人閒晃札記 -- 偽歐洲人閒逛札記
Surya、PTJ、Zoe,三位在歐洲的臺灣留學生。不學無術、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同樣熱...
土生土長台北人,清華大學理工科系畢業,就因為單純的不想跟別人一樣,還有高額獎學金...
語國一方 -- 曾泰元
曾泰元,台大外文系學士,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金融英文 -- 鄭貞茂
現任國發會副主委,曾任金管會副主委、全國農業金庫總經理、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花旗...
在倫敦醒來 -- Yvette
中央大學法文系畢業,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歐洲文化碩士。目前全...
Read Aloud -- Teachers
英語島每月精選一條國際消息,請跟著外籍老師念出來,一邊強化記憶力,一邊建立英文語...
愛在瘟疫蔓延時 -- 2019-10-21
西 風歌 -- 張淑英
張淑英 現為清華大學外語系教授 (2019.08起從臺大外文系借調)。2013.08 - 2019.01擔...
教授不點名 -- 史嘉琳
史嘉琳 Karen Steffen Chung 來自極冷的美國明尼蘇達州,從小跟爸爸學德文。高中開始...
3 min business -- 李宜臻
此專欄一篇提供一個理論,只要閱讀3分鐘,就能實際運用在生活。 ...
經典演講 -- Speakers
英語島雜誌每期經精選一篇名人的經典演講,有的對歷史產生重大影響,有的改變了某些人...
促銷活動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促銷活動專區...
Glossary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單字用想的,不是背的】 有效增加自己的英文字彙量,就從我們已知的單字開始。以前...
戒掉爛英文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戒掉爛英文」是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源自於商業周刊上的專欄。我們常常接到讀者的意見是...
英語島教學實驗室 -- 英語島教學實驗室
什麼樣的學習文章讓4萬人分享?找出中文母語的人學英文的問題癥結-可能是學校老師教錯...
Eisland -- Eisland
今天網路最紅的影片是什麼?電影對白為什麼讓人念念不忘?天天看E-island,學英文無所...
下一站,世界! -- 下一站,世界!
他是怎麼進入這間公司的?從台灣出發,下一站就是世界。...
移動辦公室 -- 沒有問題 福爾摩斯先生
在台中出生長大,大學念商科卻莫名其妙栽進科技業當產品經理。30歲那年不知道哪根筋斷...
狂神之夢 -- Evonne
南投布農孩子們的老師,在山上每天陪孩子躺在操場看星星,躲在樹下看貓頭鷹,去年開始...
矽谷不是美國 -- Ms. Bubble
台灣安平漁村出了一個矽谷專家,ㄟ,別搞錯了,是食衣住行的專家。第二專長是在出差的...
3坪半咖啡館 -- LovelyShow Huang
現任《小case咖啡》與《小case食宴室》小闆娘。 小case由從事創新科技研究與品牌管理...
英語科學家 -- 李政崇
資訊工程博士,現就讀音樂所碩士班。資料科學家以及業餘男中音,曾從事科普書籍翻譯,...
文化大頑童 -- William Blythe
When younger, I was under the false but not altogether unpleasant impression tha...
行動式金錢交流 -- 2017-02-16
把中國說清楚 -- 馬諦斯
數位編輯,在上海生活、工作、六年,攝影機是我的眼睛。人人都說上海這城市是世界的發...
Solo Singer -- 馬永欣
保持謙卑、享受學習,這是人在充滿智慧的環境裡的自然反應,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都愛旅行...
西班牙公寓 -- 胡嘎
13歲開始收藏每期世界電影,在報紙上圈電影時刻表,調鬧鐘在凌晨四點起床看。不過這次...
印度嬉遊記 -- 印度尤
喜歡以跳躍代替行走的人,走在磁磚路上會踩在框框裡的人,常被說是怪咖而自己也覺得自...
學校沒教的英文 -- 2015-03-09
J's Style Lounge -- Jasmine Chang
時尚生活部落客,有「牛仔褲達人」之稱,與許多國際時尚品牌合作撰文,目前為痞客邦化...
荷事生非 -- 荷事生非
穿梭「旁觀者」與「在地人」兩者身份間,「荷事生非」以五大主題深度介紹、討論荷蘭,...
柏林的派對教主 -- 2017-02-16
柏林相對論 -- 安琪拉
先是高中填錯志願,大學莫名保送進了德文系。在公關公司打滾四年後收到國外學校錄取通...
語言能量室 -- 陳芳誼
口譯是事業也是熱情,特別擅長翻譯啟迪人心的課程與演講,服務對象從企業家李察布蘭森...
 

認知科學家:你的記憶可被竄改

每當談到記憶研究,大家第一時間聯想到的通常是「遺忘」相關的問題,像是健忘或阿茲海默症,反而沒有注意到自己認為牢牢記住的事情,其實與客觀的現實有很大的出入。如果我們能對記憶與現實的落差有所認知,就能讓我們對於記憶有多脆弱這件事情多一分警醒。

大腦會自動幫我們填補空白的記憶

Memory probably isn't as good as we think it is. When we create new memories, our neurons create new connections in order to encode the memory. These new connections are then stored and established again when it is recalled. However, every time we recall a memory, we add slight variations to it. In our daily life, this isn't a bug, instead, it's a feature. We can't possibly remember every tiny detail we see, but our memories would feel incomplete if there were big swaths of gray running through them. So, the brain fills in the details as best it can, borrowing from other memories and the imagination in order to build what feels like a complete picture.

記憶可能沒我們想的可靠,當我們製造新的記憶,大腦神經就會為了串連這些記憶,創造出新的神經連結,這些連結會被儲存起來,等待記憶被喚起後再度重建。然而,每喚起一次記憶,大腦就會針對記憶做出些微的調整。這個機制對我們日常生活來說,不是問題,反而是幫助。畢竟我們無法將生活瑣事記得鉅細靡遺,但如果就放任這些空白的記憶片段留在腦海,我們的記憶就會不完整,所以為了幫我們補全記憶的完整度,大腦會自動借用其它的記憶和想像畫面,來彌補所有空白記憶的細節。

目擊證人虛構記憶導致美國陪審團誤判

Since the 1990s, when DNA testing was first introduced, Innocence Project research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ve reported that 73 percent of the 239 convictions overturned through DNA testing were based on eyewitness testimony. One third of these overturned cases rested on the testimony of two or more mistaken eyewitnesses. Why did so many eyewitness testimonies get it wrong?

自1990年代DNA檢驗首度問世以來,美國清白專案的調查員指出,239位被告當中,已有73%的個案用DNA檢驗推翻目擊證詞的指證,其中1/3的個案,還推翻了2到3個錯誤目擊證詞才獲得平反。但到底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目擊證詞的誤指呢?

For many years, psychologists have pointed out that we suppress memories that are painful or damaging to our self-esteem. Furthermore, many victims block their memories of the attack completely after the painful experience. Meanwhile in the Ted Talk of Elizabeth Loftus, a false memory scholar, she mentioned a project in the 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has been gathered on 300 innocent people who were convicted of crimes they didn't commit. They spent 10 years or more in prison for these non-existent crimes which now DNA testing has proven them to be innocent. When those cases were analyzed, three quarters of them were due to faulty eyewitness memory.

多年來,心理學家指出我們會壓抑痛苦甚至危及自我的記憶,因此,許多受害者會完全壓抑受害過程的記憶。同時,在研究虛構記憶專家Elizabeth Loftus的Ted Talk中,她提到美國有一項計畫顯示,計畫搜集資訊證明有300名無辜的被告,而這些人因為那些莫須有的罪刑在監獄裡虛耗了10年以上的人生。現在DNA鑑定已經證實他們其實是無辜的。綜合分析那些案子後,發現其中有3/4的人都是由於錯誤的記憶、錯誤的目擊指證記憶而遭到誤判。

記憶就像維基百科,任何人都能竄改

Many people believe that memories are stored in our brains just as they are in computers. Once registered, the data is put away for safe-keeping and eventual recalled. The facts don't change. We just record the information, then we call it up and play it back when we want to answer questions or identify images. However, decades of work in psychology has shown that this just isn't true. Our memories are constructive and they're reconstructive. Memory works a little bit more like a Wikipedia page: we can go in there and change it, but so can other people. “We should all keep in mind that memory, like liberty, is a fragile thing.” said Elizabeth Loftus at the end of her TED talk.

很多人認為大腦記憶的運作方式就像電腦,記憶經存檔後就會被安全儲存,也能隨時點開,檔案內容並不會被任意更動。我們認為自己記錄下真實的事件,只要我們一需要回答問題或回顧畫面,就能點開讀檔。但幾十年來的心理研究指出,大腦的運作一點也不像電腦。我們的記憶其實具有可塑性,能夠被重新建構。記憶運作也不像電腦讀檔,反而更像是維基百科:我們能修改記憶內容,其他人也同樣可以竄改。最後,Elizabeth Loftus在她的TED talk最後說道:「我們應該對此銘記在心,記憶就和自由一樣,是個十分脆弱的東西。」

延伸影片:TED Talk

參考資料:TED Talk、Healthline、Scientific America、The Conversation、Psychreg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4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 
世界精神 -- 作者: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很多人問我們,你們在做什麼?我說,我們做「世界觀教育」。有人似懂非懂,什麼叫做「世界觀」?
假如非解釋不可,借一下愛因斯坦的一本書”The World as I See it”,台灣譯成《我的世界觀》,改了一個字,我給世界觀的定義是”The World as You See it”,你怎麼看世界?
誰看世界的方法,影響了一代人和整個世界,每周「世界精神」專欄裡,一起看看究竟是誰,讓這一代人,看到一個不同的世界。